思路客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在线阅读 - 第713章 剑出鞘,杀气荡 (4更求订阅)

第713章 剑出鞘,杀气荡 (4更求订阅)

        巫巫和纪风行有些懵逼地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紧急的时刻,居然还有工夫猜拳,心真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飞星斋真要问罪,以千柳观的实力,该如何解决这一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虞上戎和于正海相互猜拳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局过后,虞上戎胜,淡然微笑: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正海只得负手道:“我为兄长,自当谦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虞上戎取胜,心中得意,也就不跟他争嘴上功夫。这比当初在云照林地巅峰八叶一战中,还要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巫巫和纪风行更是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于正海住下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经常在凉亭中论道切磋,却从不动手。一个是剑道高手,一个是刀法高手。久而久之,争不出个所以然,便让纪风行学习刀法和剑法,然后做出评判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二人到底是仇人还是同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飞辇上的人修行者缓缓来到千柳观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千柳观上方中正殿前,长老田不忌亲率数十名弟子从空中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悬浮在凉亭一侧,朝着飞辇见礼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飞星斋哪位前辈驾临,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飞星斋的飞辇舵盘处,一花甲老者走了出来,有些佝偻驼背,灰发,个头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忌作揖: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梁长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飞辇挺稳,这身形佝偻的老者,也就是梁自道,走出飞辇,悬浮在飞辇前方。身后数十名飞星斋弟子一同飞出,站成一排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眯着眼,双手负在身后,目光掠过凉亭,落在田不忌的身上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夏长秋出来与我对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开口便带了些许音功,修为低者,脑袋嗡鸣,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忌笑道:“梁长老远道而来,所谓何事,观主正在闭关不宜见客。与我说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何不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太弱。”梁自道的声音充满轻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很直接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忌说道:“梁长老,同为修行者,何须侮辱他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摇头:“飞星斋这么多弟子,死在千柳观,还指望我与你好生说话,你是不是想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的死,与我千柳观无关。”田不忌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敢狡辩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右手一抬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侧向前飞出二人,一左一右,直接开动法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声共振,一座红莲八叶,一座红莲七叶的法身亮起,然后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不忌等人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鲁松,也不是玄明……都是聪明人,何必拐弯抹角。”梁自道把话挑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星斋是铁了心要为难千柳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田不忌何尝不懂这里面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凡大势力的崛起,哪有不吃小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没有巫巫的事,没有鲁松,没有玄明……也会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晚都得面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没想到的是,飞星斋派的人是梁自道。此人做事雷厉风行,不讲情面,直来直去。这也意味着,飞星斋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……虞上戎脚尖轻点,踏过栏杆,身如羽毛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请容我一言。”虞上戎悬浮空中,谦和而有礼貌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巫巫和纪风行更加茫然不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还能用这个态度说话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梁自道看都不看虞上戎,便挥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右侧七叶红莲高手俯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了,除了夏长秋……你们都没资格与我对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七叶红莲高手开动法身,朝着虞上戎俯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现虞上戎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悬浮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一瞬间,他在脑海中模拟了数十种交手瞬间出现的意外和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七叶法身俯冲,此人一定会使用武器抵抗,或者也开动法身,或者掉头便跑,或者被法身碾压,会下坠,也可能上扬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使用哪种方法……他都想好了使用红莲圣法将其击杀或者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先发制人,修为碾压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叶红莲高手的嘴角甚至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受死!

        虞上戎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莲高手眉头微皱,只看到虞上戎背后的长剑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红莲修行者来到跟前之时,噌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剑出鞘!

        红芒一闪!

        虞上戎右手持剑,从左肩膀横向划到右侧……右臂横举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战斗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半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,一切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花招,没有罡气爆发,没有多余的招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红莲法身裂成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切口极其整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七叶高手,双目怒瞪,看着自己的法身,嘴唇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各种可能进攻和交手的路线,却唯独没想到,此人会选择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身碎裂。

        顿遭重创,向下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不死,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皆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聚焦在虞上戎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虞上戎收回平举的右手臂,风轻云淡般,收入剑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剑被迫自救,实属无奈,还望见谅。”虞上戎一如既往温和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在眨眼间,一剑击落七叶之人,又岂会是弱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虞上戎破天荒没有回答别人的问题,而是说道:“飞星斋前来问罪,我身为千柳观的客人,岂能袖手旁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夏长秋这老东西请的帮手……九重殿的朋友?”梁自道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虞上戎摇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都不重要,我有一个建议,望阁下采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建议?”梁自道转身,露出了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道回府,并且不再为难千柳观……”想了一下,虞上戎补充了一句,“我替千柳观谢过各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巫巫和纪风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正海倒是没觉得什么,只是摇了下头,甚是无聊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目不转睛地盯着虞上戎: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棠地界,敢如此叫板飞星斋的,有几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人,足矣。”虞上戎淡然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飞星斋众弟子听得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。”梁自道完全忽略了田不忌,将注意力放在了虞上戎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虞上戎这种风轻云淡,以及温和有礼的态度,反而让他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便是九重殿殿主亲临,也不敢轻易对飞星斋出手,今天,这梁子,结了。”梁自道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听从我的建议。”虞上戎无奈摇摇头,“家师若在,恐怕你活不过一个回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句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内心的杀机却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凉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巫巫抬头看向于正海,说道:“大大哥……你们的师父,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正海点了下头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师弟什么都好,有时候就是太过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谦……谦虚……”纪风行被雷得外焦里嫩,确定不是在吹牛?

        “家师若在,根本不存在交手回合的问题……因为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于正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听从我的建议。”虞上戎无奈摇摇头,“家师若在,恐怕你活不过一个回合。”几句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内心的杀机却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凉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巫巫抬头看向于正海,说道:“大大哥……你们的师父,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正海点了下头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师弟什么都好,有时候就是太过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谦……谦虚……”纪风行被雷得外焦里嫩,确定不是在吹牛?

        “家师若在,根本不存在交手回合的问题……因为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于正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“你应该听从我的建议。”虞上戎无奈摇摇头,“家师若在,恐怕你活不过一个回合。”几句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内心的杀机却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凉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巫巫抬头看向于正海,说道:“大大哥……你们的师父,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正海点了下头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师弟什么都好,有时候就是太过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谦……谦虚……”纪风行被雷得外焦里嫩,确定不是在吹牛?

        “家师若在,根本不存在交手回合的问题……因为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于正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“你应该听从我的建议。”虞上戎无奈摇摇头,“家师若在,恐怕你活不过一个回合。”几句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自道内心的杀机却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凉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巫巫抬头看向于正海,说道:“大大哥……你们的师父,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正海点了下头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师弟什么都好,有时候就是太过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谦……谦虚……”纪风行被雷得外焦里嫩,确定不是在吹牛?

        “家师若在,根本不存在交手回合的问题……因为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于正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