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小说网 - 其他小说 - 修罗战神江策在线阅读 - 第652章 雅典娜权杖

第652章 雅典娜权杖

        在连续为各种琐碎之事操心之后,江策总算是回到了盛乐科技,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远眺着京城的景色,心情也舒展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就是片刻的安闲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江策就想起来他所承担的责任,双肩不由得又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罗战神的职位必须要拿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还得小心应付谭家,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盛乐科技找到一个可以依附的‘新势力’,从而脱离谭家的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然后,才能跟谭家家主——谭永胜正面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二叔,这一战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策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,长长的叹了口气,一桩又一桩的事情压在肩上,就算是铁人也需要休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江策自从来到京城之后,哪有一天得到休息的?

        以往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更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江策看着窗外景色的时候,门推开了,秘书苗彤拿着厚厚一叠文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她开口,江策就背对着她说道:“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沐阳一去处理,我不想听任何繁琐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嘟囔道:“哪有你这么当董事长的呀?完全就是甩手掌柜,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沐阳一,你就这么放心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策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连沐阳一都不值得信任的话,那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可以信任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苗彤继续说道:“不过,其他的事情交给沐阳一没有问题,科技同盟的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你亲自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技同盟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策问道:“科技同盟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解释道:“就是由官方牵头组织的一个组织,京城的各大科技公司都参与其中,主旨学习交流、促进发展;不过嘛,根据最近几年的情况来看,各家都不肯把技术透露出去,所谓的学习交流就只能沦为口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科技同盟是一个半官方性质的组织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虚有其表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策微微眯了眯眼睛,心中盘算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盛乐科技需要的,不就是科技同盟这样的‘避难所’吗?虽然是半官方的,但那也是官方,不是谭家可以随便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科技同盟虚有其表,但只要处理得当,以盛乐科技的实力相信是能带的动这个组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技同盟需要盛乐科技的技术,而盛乐科技需要科技同盟的官方属性,二者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策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需要什么就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科技同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说道:“说重要也重要,说不重要也不重要;就是社科院最近遇到了一些难题,关于能源结构的,现有的设备难以长时间提供稳定的能源,所以需要一种新型的强大的能源提供设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于是社科院就找到了科技联盟,希望科技联盟出面联系各家科技公司,研发制造出这样一种新设备,名字都取好了,就叫‘雅典娜权杖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雅典娜权杖?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由社科院提出要求,科技联盟牵头的项目,其背后的价值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科技联盟开出什么样的报酬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噗嗤乐了,“董事长你可能不知道,这科技联盟就是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组织,官方跟明民间两头不讨好,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个像样的营收。这不,本次的雅典娜权杖项目,还是由社科院提供的资金赞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一家能研发制造出这样的能源设备,就奖励500万元的研发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500万?

        江策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个项目,想要研发成功,那不得好几亿往里头砸?

        区区五百万的奖励,真是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苗彤也说道:“这项目的研发费绝对不止五百万,科技联盟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他们就别出心裁搞了个‘盟主奖励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策好奇问道:“什么叫做盟主奖励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耸了耸肩,慢慢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科技联盟不是一直都由官方组织管理吗?因为不挣钱,这些年官方也不爱搭理,早就想把这个组织给解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底下的人为了保住组织、保住饭碗,就别出心裁想出一个主意,要给科技联盟选出一个‘盟主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,科技联盟已然是官方的下属组织,不过,却由选出来的盟主代为管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官方就能省心省力,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所谓的盟主处理;而科技联盟的人也能保住饭碗,不至于重新找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他们的说法,这一次的雅典娜权杖项目,哪一家能完成项目研究,哪一家的董事长就可以担任此‘盟主’之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,就是科技联盟最近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结起来,就是官方不想要管科技联盟了,他们就自己推选出一个盟主来管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好碰上雅典娜权杖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们便想出主意,哪一家完成研究,哪一家董事长就来当盟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起来好像很诱惑,但是,实际上是个大坑。

        苗彤不屑的说道:“首先,要完成项目研究,至少得花一个亿,这么一大笔开销不是所有公司都吃得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次,花了一个亿换回什么?也就是500万奖金,外带一个‘盟主’职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500万奖金跟一个亿的科研费完全没得比,不会有人蠢到为了奖金而去搞这个项目。那么,会有人想要盟主之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连连摇头说道:“这个盟主就是个烫手山芋,上要对官方负责,下要对民间负责。没有任何的成熟有效的营收手段,还要每年养活一大帮吃干饭的家伙,最后还要负责运营管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苗彤说道:“这一次的雅典娜权杖项目,在大家看来,就是一出闹剧,根本就没有人想要真的参加这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候无非也就是给个面子参加一下,然后谁都不会上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,没有人会愿意花费一个多亿,去买一个又累又不挣钱的职位,何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分析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别人或许不想要,但江策却非常想要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了科技联盟的官方属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江策坐上科技联盟的盟主之位,那么盛乐科技就跟着有了官方属性,那就是公开脱离谭家的控制,谭家也不能随便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科技联盟没啥大用处,但那毕竟是官方的组织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敢动科技联盟,就是正面跟科技联盟宣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试问,谭家几个胆子敢这么干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人人都不想要的又累又不挣钱的职位,在江策眼中,却是一个香饽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笑着说道:“雅典娜权杖项目大会,什么时候召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随口回答道:“就在明天下午。毕竟是官方牵头的,董事长,我觉得你还是出席一下比较好,就过去随便听听,哪怕过去睡觉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策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非常严肃的说道:“苗彤,立刻通知下去,公司上下全体戒备,所有手头上的项目都放缓进度,将主要精力放在雅典娜权杖的项目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听得目瞪口呆,“不是,董事长,你想要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策淡淡说道:“我说的还不够明显吗?我们盛乐科技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该项目,制造出符合社科院要求的能源设备。我,对这个‘盟主’的位子,非常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急了,“董事长你没听我刚刚说的话吗?这项目科研费至少一个亿,那盟主的位子其实就是给官方打杂,每年还要从我们公司掏钱去养活科技联盟的人,您要这头衔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策坐了下来,静静地开着苗彤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江策故意说道:“不干什么,我啊,就是有‘官儿瘾’,想要当一当这个盟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说了。”江策抬起手,“对了,通知一下研发部的主管——巨蟹,明天让他跟我一起出席项目大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董事长,你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咬着牙,有点不高兴,不管是为了公司还是为了江策个人,这个项目都实在没有接手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等于是要把公司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    苗彤想要阻止,但她什么时候能阻止江策的决定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管你了!你要是因此赔的底裤都没了,别来找我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苗彤气哼哼的转身走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策微微摇了摇头,苗彤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过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策靠在了椅背上,喃喃自语:“如此费力不讨好的项目,应该不会有人跟我争了吧?一切顺利的话,两个个星期之内我就要把该项目给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愿望永远是美好的,实际上可就不一定会这么顺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在京城的上空,一架国际航空的飞机缓缓从江策身后的窗户之中划过,缓缓降落在机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舱门打开,乘客纷纷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一名身材高挑但脸色奇差的男子,他用手帕捂着嘴,一边走一边咳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谁都不知道,这个看上去普通到极致的病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会是江策未来极为难缠的对手。